每到一个地方,我都喜欢去逛逛当地的菜市场。

每当走在菜市场,往往就如作家刘克襄所说的那样——“有时,我也喜欢,站在这样的菜市场中央,无事地茫茫四顾;那热烈生活的迸发力量,仿佛大河的滚滚奔腾;很高兴自己也随波卷进,加入了某一个早上的盛宴。”

当然,最高兴的是,这种随波卷进菜市场的盛宴,时不时会意外地发现一些让人惊奇的当地美味。比如,连南寨岗菜市场上的鱼丸。

鱼丸,有啥惊奇的?估计只要是个吃货,一定都会撇撇嘴说,不就是白色鱼丸子嘛。但我告诉你,错啦!错啦!连南寨岗的鱼丸,不是白色,而是金黄色。

金黄色的鱼丸?疑惑了吧!其实,我一开始见到这种金黄色的鱼丸,还误以为是油豆腐哩!“那不是豆腐,是鱼丸!”陪我闲逛的辉哥笑了。

“拿一个,尝尝!”辉哥笑眯眯地说。

“鱼丸也能生吃?”我又吓了一跳。

“不是生的,油炸过,已经熟啦!”辉哥解释道。

手捏起一个,放嘴里,轻轻一咬,咬出一个小洞,原来中心是空的。嘴巴咀嚼一下,有咸味,还有一股浓浓的鱼香味,口感松软弹牙,味道的确不错呀。

后来,吃到了一道鱼丸滚猪血汤,下厨的是厨艺精巧的曾叔。把猪血,放肉汤里滚一下,再加鱼丸,烧滚,上锅,撒上葱花,紫色、金色、绿色一大盆,紫色的是猪血,金色的是鱼丸,绿色的是葱花,色泽搭配得非常好看,食欲呼呼呼地往上涌。

快快地装起一碗,大吃起来。滚过的鱼丸,依然还很弹牙,又因为加入了猪血的清甜和葱的清香,吃起来,汤鲜,味美。

我们一碗一碗地吃,边吃边听曾叔讲鱼丸的前世今生。“做鱼丸是寨岗的一种传统。”曾叔说,寨岗人最早是用野生河鱼做鱼丸的。金黄色的鲜炸鱼丸,即可食用,香醇诱人;用来做汤,久煮不烂,入口爽滑;用来焖其他菜,松软嫩滑,回味无穷。

逢年节或喜庆之日,寨岗家家户户的饭桌上,必不可少的一道菜就是鱼丸,寓意非常好——鱼丸鱼丸,吃不完,吃不完。以前要有外地客人来访,鱼丸就成为寨岗人招待客人的一道好菜肴。而且,寨岗人还流行这样一个习俗——把鱼丸当礼物,送给客人。现在,依然还有寨岗人在做鱼丸,只是做的人少了很多,也捉不到多少河鱼,基本上都改用鲩鱼来做鱼丸。

虽然我也没尝吃过以前用野生河鱼做成的鱼丸,但现在吃到的鲩鱼做的鱼丸,感觉也极其鲜甜好味呀。而且,吃这鱼丸,过程一惊一乍,极其好玩有趣,倒也算得上是一场特别的美味盛宴了。

(潘小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