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论冬季养生,原则上是“收藏”精气神,扶阳调肾。现在到了季冬十二月,天地阴阳之气出现了变化,养生的方法也要随之变通。再加上今年过年也在季冬期间,更是要注意饮食养生。

晒日光浴防抑郁

明人高濂在《遵生八笺·十二月修养法》中说:“季冬之月,天地闭塞,阳潜阴施,万物伏藏,去冻就温,勿泄皮肤大汗,以助胃气。勿甚温暖,勿犯大雪。宜小宣,勿大全补。众阳俱息,勿犯风邪,勿伤筋骨。卦临,临者,大也,以刚居中,为大亨而利于贞也。生气在亥,坐卧宜向西北。”

冬季养生的重点是“收藏”,小寒过后,便进入季冬,更要重视“藏”的问题。在北方地区,小寒和大寒两个节气内,正是“三九四九冰上走”的数九寒天之时。人体处于严寒之中,受到寒冷的刺激,身体需要大量的能量维持正常的工作,只能通过增加热量和减少散热来维持体温,因此“去冻就温”是首要任务。

现在是有暖气的时代,“去冻就温”在室内一般不成问题。在室外便要注意“勿犯大雪”“勿犯风邪”,对头、颈、脚等易受凉的部位须倍加呵护。另外,还要勤晒太阳。宋人谢无逸有诗云:“忍冬东窗低,坐待朝曦上。徐徐晨光熙,稍稍血气畅。薰然四体和,恍如醉春酿。”

冬日暖洋洋的阳光往身上一洒,自然十分惬意。“日光浴”能使人获得精神上的舒畅,是因寒冷使人体的新陈代谢和生理功能处于抑制和降低状态,血液循环变慢,脑部供血不足,人体容易产生抑郁情绪。而充足的阳光能使人血气通畅,令脑部供血充足,让人很快从紧张、焦虑、抑郁中摆脱出来,像喝了春酿一样,薰薰然四体融和,精神为之一振。

寒冬养生减甘增苦

今年的腊月,北方大雪纷飞,南方却是“冬暖花开”。虽然南方这个冬天不太冷,不存“去冻就温”的问题,但要注意“勿甚温暖”,以防出大汗,耗损阳气。

俗话说,“三九补一冬”“冬天进补,春天打虎”,在腊月时节,很多人都忙于进补。腊月进补是为了“养藏”,但要注意分寸,“宜小宣,勿大全补”。因腊月天地阴阳之气对应《易经》中的临卦,临卦二阳爻在下,四阴爻在上,阳气欲出,但仍受到阴气的遏制。因此进补扶阳也不可操之过急,宜清淡升阳,忌油腻大补。

腊月还有一个特殊之处,就是传统中医认为该月是“土旺”之月。孙思邈说:“是月土旺,水气不行,宜减甘增苦,补心助肺,调理肾脏,勿冒霜雪,勿泄津液及汗。”冬季本来是属水的季节,但到了十二月,“土气”趋旺,因土克水,故“水气”受制。“水气”对应人体的肾气,人体的津液及汗均为“水气”,在“土旺”肾气弱之时,更要注意保护体内的“水气”,故孙思邈强调“勿泄”二字。

按《黄帝内经》的“五色五味”养生法,五味之中甘属土入脾经,咸属水入肾经,苦属火入心经,酸属木入肝经,辛属金入肺经。因此十二月的饮食养生,宜减少甘甜之物,以免伤肾。“增苦”是孙思邈从辩证的角度论述十二月养生,冬季养生固然以“肾”为中心,十二月“土旺”,所以要“减甘”。但十二月仍在冬季内,冬季是“水气”当旺的季节,即使弱些,也要比“火气”“金气”“木气”强。尤其是“火气”,是一年中最弱之时,所谓水克火,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因此在冬季除了要护肾,还要补心。而补心之法,就是“增苦”,即多吃苦食物。

古人如此练“坐功”养脾胃

人体是一个统一的整体,五脏之气不仅有相克,也有相生。除“脾土克肾水”“肾水克心火”外,还有“肺金生肾水”“脾土生肺金”等。孙思邈提出腊月养生“补心助肺,调理肾脏”,《遵生八笺》强调“助胃气”,是以调理肾脏为中心,同时考虑心火、肺金、脾土,使五脏之气达到相生相克的平衡状态。

即将到来的春节,也在季冬时节内。春节期间免不了大鱼大肉,从而增加脾胃的负担,损害脾胃的功能。但过年多吃点又往往不可避免,在这种情形下,如何才能做到既能满足口腹之欲又不伤身?在此,借用五代名士陈抟的“季冬二气导引法”,给大家提供一个参考。

小寒十二月节坐功:每日子丑时(晚上23时至次日3时)内,盘坐,右腿压在左腿上,右小腿稍向前放,左手掌按在右脚掌内上方,右手极力向上托举,手心朝上,抬头仰视托举之手。然后,左右手足互换,动作相同,各15次。最后叩齿36次,吞下津液。此功法主治营卫气蕴、食入即呕、腹胀、胃脘痛、身体困重、黄疸、大小便不通等。

大寒十二月中坐功:每日子丑时内,单腿跪坐,一腿前伸,另一腿跪在床上,前脚掌尽量着地,臀部坐在后脚跟上,上体后仰,两臂在身后左右侧撑着,身体重心后移,再前移。然后两腿互换,动作相同,各15次。最后叩齿咽津,方法同前。此功法主治经络蕴积诸气、舌根强痛、腹胀肠鸣、泄泻、足背痛、足踝肿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