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桌而坐,对着美食,大快朵颐,一直是中国的饮食文化特色之一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,因聚餐而导致的聚集性疫情时有发生,“合餐制”改“分餐制”成为社会关注焦点。

此前,疫情期间,全国部分地区曾大力推行分餐制、公筷公勺制,试图改善这一现状。但由于需改变多年来用餐习惯,这些制度全面推行仍存在一定困难。今年全国两会,不少代表委员针对此问题,建议立法大力推行“分餐制”,出台限制性措施在餐饮行业普及分餐制,进而影响家庭用餐习惯,让分餐制成为健康用餐新“食”尚,引发多方热议。

委员建议吃饭要分餐制

“大家聚在一起,有人用筷子在盘子里翻来翻去;有人拿着筷子在汤锅里挑拣食材,十分不卫生。很多人想分餐,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,生怕别人觉得自己不合群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省工商联副主席、武汉智能电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纯星认为,以往共餐共食的习惯,会增加细菌、病毒的感染风险,“舌尖上”的防疫非常重要。

他查询资料发现,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,食源性疾病的发病率居各类疾病总发病率前列,而在疾病的传播途径中,唾液是最主要的途径之一。而使用分餐进食,可以降低公共卫生安全风险。

对于外地施行的公筷公勺制,陈纯星认为,也存在一定的弊端。“比如说,几个相熟的朋友一起上馆子,开始餐馆的确是提供了公筷公勺,但是吃着吃着,就有人没太注意,拿起自己的筷子就去盘中夹菜。这个时候提醒吧,怕对方尴尬,甚至会惹急对方;不提醒吧,确实没起到公筷公勺的作用。真的是没法子,所以分餐制才能彻底解决。”

陈纯星认为,以此次疫情为契机,提倡和推行分餐制,不仅是防疫所需,也是借机养成文明用餐习惯的良机。他建议,大力提倡分餐制,修改完善 《食品安全法》,增加“分餐制”的相关内容,在餐饮行业普及分餐而不是公筷公勺制度,倡导人们认可并习惯这种用餐方式,进而影响家庭用餐模式,推动整个社会的文明用餐。“比如说吃火锅,也可以改成一人一个小火锅。”

立法分餐关键是要落实

事实上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,不少地方也在推动和倡议分餐制和公筷公勺。浙江温州、宁波等地通过倡议和媒体推动,已成为不少人就餐时的共识。

对于分餐制的建议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盟湖北省委会副主委、湖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马骏也认为切实可行,十分有必要,不仅可以吃得更卫生,而且能防范疾病,关键是要看落实。“比如企事业单位的商务接待,就可以以分餐制和自助餐的形式来执行,领导干部率先带头垂范。”在生活中,要通过多种具体方式推动分餐制落实落地,可以先从学校进行推广,让学生成为每个家庭的宣传员、推动员,带动形成文明风尚和良好习惯。单位食堂可以以自助餐形式解决就餐问题,起到良好的示范引导作用。

前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国画家何学斌接受北京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将提交《关于启动分餐制立法推行健康文明节俭的生活方式的议案》。何学斌表示,2003年非典过后,我国政府曾提倡在宴请活动中实现分餐制,不少专业团体、餐馆饭店也进行了分餐制的尝试,但由于共餐制这个传统风俗习惯的惯性太大,特别是推行分餐制缺乏法律、政策的保证和支撑,因此分餐制推行不久就不了了之。因此,她建议将分餐制上升到立法层面,“不上升到法律、政策高度进行规范约束,很难推行实施”。

今年5月,四川省两会期间,四川省政协委员吕莉聚焦分餐问题,建议通过先单位、后公共场所、再家庭的次序,分阶段实施分餐制,并通过完善监督机制和纳入法律体系,保障分餐制长效实施。

探访:分餐应从家庭餐桌开始

分餐制的呼声由来已久,而在疫后重启的武汉餐饮业,其实这样的改变已经在悄然进行。

4月26日,武汉餐饮协会起草发布了《武汉餐饮恢复堂食细则》,其中明确了四种分餐制的创新进餐模式:位份进餐形式;自助餐形式;营养套餐形式;公筷公勺围桌用餐形式。细则还规定,工作人员与客户服务交流时宜保持一定距离,避免直接接触;餐桌拉开距离,每个餐桌有1.5-2米距离,以避免人员过于接近和集中造成交叉感染。

武汉餐饮协会会长、武汉市小蓝鲸酒店董事长刘国梁说,这份细则,已在武汉市的主要餐饮企业广泛实行。从市场反应来看,消费者对分餐制还是普遍较为接受的,对武汉餐饮的逐步回暖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
刘国梁坦言,实行分餐制,不可避免地会给餐饮企业带来成本的上升,但目前他们还不会把这些因素转嫁到消费者身上。事实上,从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,武汉市小蓝鲸酒店就开始推行双筷双勺,取菜和进餐的餐具分开,一直坚持至今。“餐饮重启后,小蓝鲸的生意一直比较好,不少顾客反映,他们会选择我们,就是因为觉得我们一直实行双筷双勺,卫生有保障。”刘国梁说,疫情会推动社会文明的进步,改变老百姓的卫生和生活习惯。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了出门戴口罩,勤洗手,分餐制的实行,也是对全社会健康意识提升的响应。

刘国梁还表示,分餐不仅应在餐厅里,还应该从家庭开始,因为相比餐厅,家里的餐桌才是我们更多进餐的地方,也是更应该培养卫生意识的地方。

声音:

小餐馆担心成本

市民表示可接受

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,不分碗筷表示和睦,而使用公筷公勺、实行分餐,则是生分、不热情、不合群。

对此,武汉公共卫生领域的有关专家表示,合餐增加了人们感染、传播细菌和病毒的风险。根据流行病学统计数据显示,幽门螺杆菌传播病原会通过唾液、呼吸道、消化道进行传播。同时,“合餐”还带来惊人的餐桌浪费。而这一次的疫情,可以说是为推行分餐制提供了良好的契机。

分餐制如果全面推行,人手相对较少的小餐馆能否做到?记者在武昌黄鹂路、秦园路上随机走访了几家正在营业的小餐馆。

经营面食的张女士表示,其实他们的大多数产品都是按一人一份的标准烹制的,不存在分餐的问题。但不少客人同时还会点一些熟食、凉菜,这些现在并没有完全分餐。如果都要实行一人一份的形式,需要添置更多的餐具,增加公筷,一方面增加成本,另一方面如果是就餐高峰,店里包括她在内也就两三人,不一定忙得过来。她表示,如果对小餐馆的要求只是配备公筷,顾客自己分餐夹取,这样实行起来难度并不是很大。

另一家经营炒菜为主的店主则表示,店里的大多数顾客还是以围桌就餐的形式为主,三四个人点几个菜一起吃。让他们在上桌之前就将饭菜分成一份一份,确实不太现实。她觉得比较可行的方式是给顾客提供公筷公勺,由他们自行分餐。

如果都实行分餐,“各吃各的”,会不会让人与人之间比较生分?记者就此也采访了部分市民。市民张先生表示,自己也曾遇到过拿着筷子在盘子里翻来翻去的人,大家都觉得尴尬。在餐厅里吃饭,他已经习惯用公筷公勺取食。市民刘先生表示,其实在中国古代,就是实行的分餐制,我们在古装电影里都能看到,大家不是围着一张大桌子吃饭,而是各自都有自己的食案,但这并不影响人们互相交谈,沟通感情。从卫生习惯来说,分餐制可以互不干扰,值得提倡。